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ankey的海洋咖啡馆

只属于一个人的音乐口味

 
 
 
 
 

日志

 
 

被忽视的优雅  

2013-03-09 10:20:59|  分类: 古典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忽视的优雅 - Sankey - Sankey的海洋咖啡馆

  近来有一个疑问一直困扰着我:为什么如今巴洛克时期的古典音乐市场几乎被德意作曲家垄断?如今,巴赫、维瓦尔第、亨德尔、泰勒曼和斯卡拉蒂等人成为了人们心中那个遥远的巴洛克时期里至高无上的音乐巨匠。他们均为德意作曲家,却吸引了绝大多数巴洛克听众的注意力。我们听到的巴洛克音乐,都不可避免充斥着浓郁的德意风味。对于欧洲其他国家的巴洛克音乐,人们知之甚少。在彼时的法国和英国,也曾有如库普兰、拉莫和普塞尔这样的知名作曲家,只不过如今他们的名气和德意作曲家相比略微逊色,于是逐渐被后者的光芒所掩盖了。


  可法国的巴洛克音乐真有那么惫弱和不入流?在听着Angela Hewitt用钢琴弹奏法国巴洛克作曲家拉莫的键盘组曲时,我有些吃惊,并将巴赫的法国组曲翻出来做了一下对比。巴赫的法国组曲在大多数人看来只是挂了个法国的旗号,骨子里还是一副德国气质,但要说它和法国音乐没有任何关系,却也不一定站得住脚。在拉莫的音乐中,你能听出巴赫在法国组曲中使用过的一些旋律手法,这也是让自己联想到巴赫的原因之一。


  法国巴洛克音乐有一个特点:音乐中的任何情感,都遵循着点到为止的原则。当一个旋律主题出现时,乐曲会在这个旋律片段之上,不停的跳跃和变化。这也是为什么拉莫的《羽管键琴作品集》中,一些本可以铺展开来的多愁善感的旋律碎片,最终在闪现出几束光芒后就迅速的被演奏者抛在了身后。无论是旋律的选择还是这种行进,都表现出了一定的对情感的克制,虽然和意大利的奔放完全不同,但也表现出了法国式的优雅姿态,同时这种没有明确主题的松散结构又表现出了与巴赫如建筑般精密的架构截然不同的特色。没有理性的约束,没有肆意的宣泄,有的只是缓缓释放出的平和。


  当巴赫将他的理性灌输到他的羽管键琴音乐时,你不得不花去一部分脑力,将音符中的理性承接下来并消化它,即使通过佩莱西亚、皮雷斯或加夫里洛夫等人的个性化诠释,也只能够让巴赫的音乐略显柔和一些,但也无法完全改变巴赫音乐的核心。至于拉莫和库普兰,他们的法式气质已经充斥在每一个音符之中,不需要后期处理,旋律中的典雅精致气质就已经饱满十足。


  虽然拉莫和库普兰的风格大致类似,都是法国式的,不过库普兰的音乐会更加温柔一些,而拉莫则稍微多了一些奔放和富有冲突性的旋律。若你还未开始听库普兰,那么激烈这个词用在维瓦尔第也好巴赫身上也还,但绝不会用在拉莫身上。库普兰的出现,衬托出了拉莫的激情和力道,同时从侧面印证出库普兰的音乐平缓温和的特点。为什么库普兰能够成为凡尔赛宫的宫廷首席乐师,也许这就是答案。


  与巴赫的组曲和斯卡拉蒂的音乐更适合用钢琴演奏不同,拉莫和库普兰的音乐似乎更适合用羽管键琴演奏。或许是法国巴洛克音乐克制内敛的情感和典雅高贵的气质,使得其和羽管键琴精致的音色相得益彰。通常来说,感性如巴赫的组曲的旋律才更适合用钢琴来演奏,而理性如平均率钢琴曲集则适合用羽管键琴。如今法国音乐在羽管键琴上大放异彩,是否说明法国音乐注重精致而德意旋律更加感性?当巴赫在钢琴上大放异彩的时候,拉莫竟然能在羽管键琴上如鱼得水,这倒是相当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这也可能是因为法国巴洛克键盘乐鲜有钢琴家染指的缘故。如今拉莫和库普兰受到的漠视,导致了他们的音乐的演奏录音版本要远少于巴赫和斯卡拉蒂,其中主要是钢琴版本比较少见,羽管键琴的演奏版本数量则并不输给后两位大师,这大概是因为对于学习羽管键琴的人来说,用这种乐器谱写的作品数量不能与钢琴同日而语,顺便演奏一下拉莫和库普兰,本身并非难事,同时又能拓宽羽管键琴家本已不广泛的演奏曲目列表,何乐而不为。


  法国巴洛克音乐在当下的不主流境遇,极大的减少了演奏家对前者的关注,使得本来可以成为强大后援的钢琴阵营极少踏入这块领域,而钢琴阵营的缺失,又反过来制约了法国巴洛克键盘音乐的普及和推广。这样一来,只能靠羽管键琴演奏者独撑大旗,可这个阵营如今的状况又是如何?在如今的库普兰和拉莫的演奏版本中,Gustave LeonhardtKenneth GilbertTrevor PinnockChristophe Rousset等等一线羽管键琴演奏家虽然表现不俗,可也无法改变大将独撑场面的现状。


  更多的演奏录音停留在二三流的水准上,以至于有时候会产生一种感觉,那就是演奏者似乎都得到了自动钢琴的机械原理精髓,弹出的旋律大多干瘪生硬。问题是这法国的巴洛克音乐可不是照着乐谱弹就能够拿得出手的,那种华丽精致的法式气质,更多还是要演奏者灵活的把握和拿捏。值得庆幸的是,上述几位大师的演奏,让我们得以听到隐藏在乐谱之中的那份精致和浪漫。否则,就有可能会在二三流演奏家的包围蒙蔽之下,永远发现不了拉莫和库普兰所代表的法国巴洛克音乐的真正美感。


  对于已经深受巴赫音乐影响的人来说,一开始接触法国巴洛克,通常会感觉有些不习惯。法国的巴洛克音乐,没有德国那般理性,没有意大利那般奔放,留下的只是一种典雅的姿态氛围,平和而富有诗意。巴赫那建筑般的精密技巧,维瓦尔第那宛如其红发一般的激情,是绝不会在拉莫和库普兰的音乐之中出现的。但正是这种独特的风格,让人们得以在德意巴洛克音乐的理性和激情的音符之外,窥见另一个天地。在拉莫的影响下,以往如同神祇一般的巴赫,竟然变得有些寡然无味起来,当自己意识到这一点时,感觉相当不可思议。


(刊于《惠空港》2013年第一期)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