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ankey的海洋咖啡馆

只属于一个人的音乐口味

 
 
 
 
 

日志

 
 

Jan Garbarek《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北欧风雪中的一缕阳光  

2013-09-09 12:23:12|  分类: 爵士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n Garbarek《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北欧风雪中的一缕阳光 - Sankey - Sankey的海洋咖啡馆
艺人:Jan Garbarek
专辑:《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1988)
厂牌:ECM
评级:★★★★
全碟试听

  许多人对Jan Garbarek的印象还停留在90年代前后,彼时这位挪威爵士大师已将自己的音乐重新塑造,成为如今保持了十多年的世界音乐和爵士融合的风格,这种风格的变化其实在80年代就已经宣告完成。


  这并非是Jan Garbarek头一次更改自己的音乐风格,在此之前他已经实施过一次风格的转换:从刚出道时凶狠无序的自由爵士转换到更具结构框架的后波普。所以即便80年代玩着后波普的Jan Garbarek 在人们眼中是如此的生猛,其风格其实已经比刚出道时的温柔不少。可即便如此,后波普终究是难以接近的爵士乐子类之一。


  在后波普这一曲式中坚持了多年,Jan Garbarek似乎又萌生了新的想法。到了80年代,他开始着手尝试寻找新的突破点。1983年的《Wayfarer》则让人们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虽然专辑中依然充斥着Jan Garbarek一惯的后波普做派,但是在第一首曲目《Gesture》中,这位挪威音乐家却罕见的将歌曲的节奏放慢了下来,将后波普旋律搁置一旁,加入了更为悦耳的旋律线。这并未改变加诸在专辑其他曲子身上的后波普立场,却已足以构成一个信号:音乐之中有了新的变化。


  如果说《Wayfarer》的小惊喜还无法让人确信这是风格转向的信号,那么1986年的《All Those Born With Wings》则将变化的范围从一首曲子扩展到整张专辑,向世界正式宣布Jan Garbarek的转型。原先沉重而奇异的后波普开始坍塌,民谣加入并填补上后波普部分抽离后产生的真空,使得音乐朝着旋律化的方向转向。如果从音乐的悦耳程度来说,Jan Garbarek此前从未做到如此的舒服和轻盈。


  而更让人吃惊的,则是后来《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专辑推出时,仅距离《All Those Born With Wings》面世仅有两年之余,但是音乐风貌上的变化却让人颇为意外。如果说《All Those Born With Wings》在旋律化之余,仍然尽可能保持着松散空旷造成的寒冷气质,那么《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则进一步放弃了那稀薄飘渺的质感,带来了更加明亮流畅的旋律。让人感觉Jan Garbarek似乎要将后波普尽可能的从音乐中驱逐出去一般。或者也可以说,这张专辑失去了人们心中认可的那个Jan Garbarek的主要特质之一,即清冷的气氛塑造。


  不过从后来的表现来看,Jan Garbarek并非一拍脑袋走上这流行化路线来讨好听众。相反,这可能只是他改道走上世界音乐和民谣化路线大路过程中的一次探索。在这张1988年的专辑中,民间音乐的元素随处可见。尽管只有第一首曲子《He Comes from the North》的部分借用了挪威极地民族拉普族的歌谣旋律,但是这种旋律风格在专辑的其他曲子中也均有体现,使得《Brother Wind》、《Send Word》和《Voy Cantando》这些具有优美旋律的曲子得以诞生。


  不要因为《He Comes from the North》开头那近似Kenny G的欢快做派而失望,虽然Jan Garbarek第一次将自己的旋律做到如此程度的通俗流畅,但并不意味着他已放弃自己的后波普手法。即便是沾染上Fusion,他也会走的更艺术化,而不是一味的流行化,这在后期可以得到印证。在这首13分钟长度的曲子中,不仅在开头就加入了印度Tabla的音效(1992年带有明显印度元素的专辑《Ragas & Sagas》印证了他此时对印度乐器的使用并非一时兴起),而且在3分钟后在犹如仪式般的世界音乐节拍中逐步将后波普拉回来一同起舞。


  如同《He Comes from the North》中使出的手法,《Voy Cantando》也只是将穿插在民族音乐中的自由爵士段落作为调剂,没有用其来进一步扭转或是破坏歌曲本身的协调优美的意愿。相比之下,《Aichuri, The Song Man》在民族打击乐器和略显奇异扭曲的合成器音色下的起舞就显得会原始粗犷一些。至于《Tongue Of Secrets》和《It's Name Is Secret Road》浓重的实验音乐氛围,也因为采取了和美国主流爵士不同的表现处理手法,使得本就带着民族风味的音乐进而又披上了一层神秘主义的面纱。


  如果说对于Jan Garbarek在这张专辑中乃至于在80年代中期的转变,人们还抱有一定的存疑,那么Jan Garbarek同在1988年同专注民谣的歌手Agnes Buen Vargas合作发行的另外一张专辑《Rosenfole: Medieval Songs from Norway》,则证明他的口味确实产生了实质性的转变,其走上世界音乐融合路线并非一时兴起。在这张挪威中古音乐专辑中,曾在《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中出现过的神秘主义、世界音乐和融合音乐元素又纷纷亮相,且旋律更加深沉悠远,配合Jan Garbarek空旷清冷的北欧风味编曲,和《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主推的悦耳通俗的风格有相当的差异,不过这也许更符合人们对这个挪威乐手的一贯的清冷印象。


  其实不妨可将1988年看作是这位挪威乐手的音乐分水岭。在此之后,Jan Garbarek的作品更加偏向于挪威本土的民谣元素,作品也多是清冷的世界音乐及Fusion作品,后波普在其作品中的纯度比例相较过去下降了不少。从自由爵士到后波普,再到如今民谣元素逐渐走强,曾经的乐手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在随时间而老去,先锋的气息也因此逐渐淡去。至于音乐,有趣且优雅依旧,只不过,是以另一种美学方式来表现罢了。


  也正因为处在这个分水岭,《Legend Of The Seven Dreams》才具备成为Jan Garbarek生涯中可谓独一无二的作品的资格。在此之前,他的音乐是狂野的,在此之后,则是空旷清冷的。找不到第二张专辑能够做到如此干净纯粹,并且将民族打击乐中汲取的阳刚力量和有着明确主线的悠扬旋律结合在一起。在Jan Garbarek历年的专辑塑造的冰雪挪威风情画中,这张专辑是如此的不合群,它仿佛是北欧大地上空的一缕明媚的阳光,破坏了几乎完美的阴霾寒冷的雪天氛围。这也是专辑显得如此美妙的原因之一。


  不知是不是因为Jan Garbarek也对这张专辑有些念念不忘,1993年的《Twelve Moons》总让人觉得有种缅怀的意思在里面。Jan Garbarek试图将当年那悠扬旋律的残影投入到新专辑的部分曲子中,但得到的终究只是若干时光的碎片,这些碎片无法拼凑出那个完整的过去,《Twelve Moons》只能算得上是致敬和缅怀,而远非重现和复兴,毕竟他已经玩不出当年那干净利落的手法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